牛竞技起床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,玩游戏

闹钟响到第二十遍终于被我听见,眼屎糊住的上下眼皮打得难舍难分,偏头看一眼手机,14:00显得格外刺眼。
 
又是完美的一天。
 
 
起床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。
 
趁着游戏更新的间隙草草洗漱,然后穿过满地散落的外卖盒坐到电脑前。戴上耳机,伴着自带的BGM,我在游戏世界里加速狂飙。
 
我驰骋在沙漠,戴着牛仔帽,系着红色小丝带领巾,优雅抬枪,一枪一个。
 
 
温情疲软的前奏,激情地推进,三十分钟过去,一滴汗从我额角滑落,最后的对峙,枪口疯狂喷发扫射。
 
爽爆了!高潮了!
 
双手瞬间离开键盘,身体瘫在椅背上,一切变得索然无味。
 
我直直盯着电脑屏幕,时间仿佛定格这一刻。
 
一股无意义的烦躁涌上心头。我开始思考玩游戏的意义,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,开始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 
 
一瞬间的迷茫让我进入无天无地、无他无我的状态,从渺小的人类到洪荒的宇宙,从昨天的电影到今天的午饭,从新生到死亡,我大彻大悟,仿佛参透一切。
 
充实紧凑、精彩纷呈的精英人生路已经如画卷般在我面前展开,大好光明,未来可期。
 
卸载吧,这可恶的游戏,这阻挠我走上人生巅峰的游戏。
 
 
然而三分钟后,打开游戏库,点击下载。
 
在线激情打枪、吃鸡高潮荡漾、进入贤者泥塘、悔恨蹉跎韶光、再开一局爽爽。
 
我终于在第六次贤者时间定住心神,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游戏关掉,结束了这个死循环。
 
 
是时候换种枪玩了。
 
不瞒你说,其实我依旧保持着母胎SOLO 25年的个人记录,哥的胸肌没人靠,哥的小鸟很寂寥,也没什么资本说“不爱我就拉倒”。
 
玩枪当然也只能靠自己。
 
十分钟后的我瘫倒在椅子前,侧头看着落地的露骨杂志凭空生出一股厌恶。
 
翻身下去把杂志撕碎,碎屑被穿堂风吹起,撞进已经装了四本杂志碎片的垃圾桶。
 
 
 
只好安慰自己,这是刚完成了几亿的大项目,我也有苦难言。
 
杂志还有存货,还可以再完成一个。
 
 
 
我深知自己是个太容易陷入贤者状态的人。
 
吃火锅是我的最大爱好,这就像听一首交响乐。
 
随着冰啤酒叮当的激昂指挥,老肉片、肥牛、肥羊如弦乐声部同时震撼开场,缓缓引出黄喉和毛肚的动人前奏,蔬菜的轻缓过渡后,鱿鱼、郡花、鹅肠将整场火锅推上高潮。
 
 
 
吃得有多饱,饭后有多恼。双眼无神,目光空洞,像一团烂泥瘫软在沙发上的我,还沉醉在余韵里不得言语。仿佛怀胎十月的肚子挡住了下半身,掏出手机点开淘宝立刻下单了减肥代餐低脂饼干,暗自发誓这将是人生最后一次。
 
 
 
睡前读一本小说,男主和妹子完成生命的大和谐时,我身临其境,离家出走流浪人间时,我感同深受甚至流下了硬汉的眼泪。
 
同他一起笑,同他一起哭,直到书的最后一句,一切戛然而止。
 
突然发现我共情的这段人生不过寥寥几十页纸的厚度,书里人的故事已经说完纷纷远走,而有个傻叉还在原地停留。
 
天地没有变色,风没起云也没涌,蹲下来喝一瓶二锅头,都感觉不到眼泪在流。
 
 
 
追一个心仪的女孩,为她收敛行走世间的浪荡,和她擦肩而过偷偷撞她的肩膀,制造不经意的巧遇走在她身旁。
 
心跳得就像一个汽水瓶盖,女孩一晃,我就要蹦出来。
 
 
 
高潮来得如此突然。
 
“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。”
“好。”
 
不得不承认,这一刻的我很迷惘,走失在爱情的路上。
 
像是导航丢失了方向,不敢往前走,也不敢向后退,孤立无援在路中间彷徨。
 
不提这些,甚至是我拉一泡憋了很久的屎,享受着它一寸一寸挪动的快感,但随着扑通一声,水花飞溅在腚上。
 
一瞬间的空洞无法收缩,脸上的表情拍下来可以写着91发上论坛。
 
而这一刻,脑内空白的我做不出任何动作。感觉不到脚酸,闻不到臭味,只能缓缓闭上眼睛,撅着屁股浮在无人深空。
 
我的人生在激情和空虚间来回切换,我总是思考意义,然后觉得思考意义没有意义。
 
快感来得太容易,剩下的就全是空虚。
 
你第一次偷偷摸摸玩游戏的时候,一定觉得非常有趣;到你成天宅在家里,可以肆无忌惮玩游戏的时候,你就会觉得异常落寞。过来人摇了摇头,说你长大了。其实不然,只是你阈值越来越高,你对快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 
苏老师对此长叹一声,人们总是忽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,去攀爬更高的山峰。但现实是,有些人可能永远不适合去攀珠峰,因为从他征服的那一刻起,他就会彻底失去快乐,只剩廉价的快感,和无尽的空虚。
 
“如此生活三十年,直到大厦崩塌。”
 
我点燃一根烟,烟雾散开被风卷着吹向窗外,扑进潮湿燥热的空气里。
 
和衣躺下,我不想再进入贤者状态,所以我决定什么都不做。
 
天花板很白,今天月亮很亮,外面很安静。家里发春的猫在嚎叫,漏水的水龙头滴答作响,床头的手机不会亮起。我想我的背影一定在墙上折射出了空虚的轮廓,于是怀着一肚子悻然,不满意地入睡。
 
明天又会是完美的一天。